2018年09月11日

身處低穀,怎么走都是向上

  身處低穀,怎么走都是向上


  我的部門主管是一個特別樂觀的人,可是讓人奇怪的是,她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不是“加油,你會很棒”這類的話,而是一句自問自答“還有什么比現在更糟糕的嗎?沒有。”


  如果你認為她是個消極的人,並因此而變得消沉,那么你很快就能領略到什么叫作河東獅吼。因為她的畫外音,並不是消極地告訴我們,現在太糟糕了,我也無能為力了,而是在說:“現在已經是最糟糕的情況了,所以你們不管做什么都傷害不到我,也傷害不到公司了,你們就盡情去做吧,那樣才有翻盤的可能!”


  或者每次都懷著這樣的心情,所以哪怕真的進入絕境,我們也並不是真的絕望,而是在困難時有敢於嘗試的勇氣。這種“死馬當成活馬醫”的樂觀主義精神,最後讓我們部門成了公司盈利最多的部門。


  人們常說,如果你還沒有長大,那么你一定沒有經曆痛徹心扉的磨難。只有人生到了穀底,才會拼命想要向上爬,在這個過程中,你會不斷地鍛煉自己,積蓄能量,完成一次鳳凰涅盤。


  公司新來的同事蘭,個子高挑,樣貌姣好,原本以為這樣的女子會是家裏的嬌嬌女,必是不大好相處的。沒想到蘭的性格超好,笑的時候還會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,關鍵是她不僅性格討喜,工作起來也是樣樣精通,讓我們這些早就進入公司的前輩,在她面前也十分汗顏。


  後來,一次偶然的機會知曉了她的故事,我才知道這個女孩原來是涅盤之後的鳳凰。


  在18歲之前,蘭的家境確實不錯,父母在當地開了一家水果連鎖店,生意興隆,衣食無憂,蘭也過著富二代的奢侈生活。


  18歲那年,父親在一次送貨的途中發生了意外,愕然離世。家裏的頂梁柱塌了,水果連鎖店也關了門,本以為可以靠家裏的積蓄撐一段時間,母親又因為傷心過度得了病,把積蓄消耗殆盡。身為長女的蘭不得不放棄了大一的學業,出來工作。


  她獨自一人來到了北京,剛到北京的時候,她覺得自己雖然算不上是個大學生,但好歹也讀過高中,找一個銷售的工作應該沒有問題。然而事實卻讓她大受打擊,北京到處都是高學曆有經驗的人,青澀的她,在偌大的北京想要立穩腳跟談何容易。在找了半個月工作無果之後,蘭失去了剛來北京時挑三揀四的心,在朋友的介紹下成了一家飯店的服務員。


  她當時在後廚幫忙,夏天的後廚簡直就是蒸籠,每天泡在 “蒸籠”裏的蘭也成了水煮鴨,身上總是濕漉漉的。從早上五點到下午六點,不停地端菜、拖地,有時還要早起負責工作人員的早餐,一天下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
  蘭也常常想要放棄,但是自己既沒有文化又沒有技術,想要跳槽幾乎是不可能的,於是就這樣幹了下去。


  她就這樣屈服了嗎?當然,不。


  她還報考了一些培訓班,她把自己的時間填得滿滿當當,周一到周三學習日語,周三到周五學習計算機,周六日,她會跑到培訓中心學習自考課程。當然,課程學完了,她便會報考其他的課程,總之她一直在忙。


  就這樣,在三年的時間裏,她學會了日語、法語、韓語三種小語種,能夠熟練使用計算機,成功完成了自考專科的學習,並正在學習北京大學的自考課程,她的工作也由飯店的服務員變成了圖書公司的編輯。在低穀的三年,她學習的東西,比大學要學習的東西多得多,那些急速生長的迫切感是人生低穀給予她的。


  每個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時期,看上去毫無希望,並可能繼續沉淪下去。在這個時候,如果你放棄掙紮,就開始了一段自欺欺人的旅程。


  如果沒有因為不安而選擇妥協,而是繼續懷著焦躁的情緒,開始嘗試邁步,拍拍自己身上的灰,頂著青黑的眼圈,浮腫的臉龐,用粗糙的手指叩響前方的門,那么你會迎來另一個階段。





Posted by aatrox at 19:54│Comments(0)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